閱讀立法能否帶來“悅讀”的春天

2014-06-10 09:40 來源: 本站 訪問量: 846 字號:

    近日,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發出《關于開展2014年全民閱讀活動的通知》,表示今年要繼續推動《全民閱讀促進條例》《國家全民閱讀中長期規劃》的起草、制訂工作。以此推動全民閱讀納入法制化軌道,鼓勵全民閱讀工作常態化、制度化。那么,我們是否需要一個關于閱讀的法律?閱讀立法能否真正推進全民閱讀?為此,記者進行了調查。

調查:我國國民閱讀狀況令人堪憂

  據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公布的第十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顯示,2012年我國18至70周歲國民圖書閱讀率為54.9%,國民人均紙質圖書的閱讀量為4.39本,相對于發達國家動輒數十本的閱讀量明顯低下,比韓國的11本、法國的20本、日本的40本、猶太人的64本少得多。
  而青少年的讀書狀況尤為令人擔心。中國少先隊事業發展中心2013年7月發布的《第六次中國未成年人互聯網運用狀況調查報告》顯示,移動互聯網的普及特別是微博、微信的廣泛應用,使未成年人閱讀方式呈現“碎片化”趨勢。報告稱,青少年中有61.6%使用微博,經常發表觀點的為33.9%??梢哉f,伴隨新媒體日新月異的發展,青少年與傳統圖書閱讀正漸行漸遠。
  對此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教授程光瑋認為,當下競爭社會生活節奏加快,“沒時間”成為民眾不讀書的最重要原因。因為專業的緣故,程光瑋保持著每周一本書的閱讀量,但他同時表示,自己也“沒充足的時間讀書”。此外,還有不少受訪者表示,“時間那么少,讀書自然要讀實用的書,沒用的書不要讀”;很多人還認為“為了娛樂而讀書花費的時間和獲得回報不成正比”。這種讀書的功利化,進一步蠶食了中國人讀書的動力。

爭論:支持者:立法推動全民閱讀“是個好事”

  “這是軟性法律,旨在通過立法保障公民閱讀權利?!爆F代出版社總編輯臧永清表示,用法律手段保護公民特別是兒童的閱讀時間,依法要求家長和學校必須參與培養兒童的閱讀習慣,從兒童時期養成人們的良好閱讀習慣。事實上,呼吁全民閱讀立法并不是一家之言,許多專家學者、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都曾經反復提出自己的建議,希望國家能為全民閱讀立法。
  全國政協委員、新聞出版總署副署長鄔書林曾在兩會期間聯名115位全國政協委員共同簽署了關于制定實施國家全民閱讀戰略的提案,建議政府通過立法促進閱讀風尚的形成。鄔書林認為:全民閱讀首先要立法,有了法律保障,才能調動各種資源,服務于全民閱讀。
  閱讀是推進和加速一個國家文明進程的特別重要的手段,“一個民族如果缺乏閱讀的興趣,肯定要落后于世界文明進程,因此應該提倡閱讀,尊重閱讀?!敝袊骷覅f會副主席高洪波是全民讀書的堅定倡導者,在他看來:從整個民族文化的未來出發,立法推動全民閱讀“是個好事”,因此“個人認可這個立法”。

反對者:不該用立法干預私人行為

  同時,也有不少人指出,讀書求知是無需外力強制的個體自覺行為,專門就讀書來立法顯得多余。有網友認為,“有心讀書的人總能擠出時間讀書,沒有心境讀書,立法也沒有用處”,即依靠法律來量化閱讀指標的做法“不靠譜”。更有網友坦言,利用立法來約束閱讀數目或者時間均不可取?!扒罢邥蔀樗枷肟刂?,后者會淪為形式主義?!?BR>  對此,有專家也表示了對用立法形式推動全民閱讀行為的擔憂,雖然不無正面激勵作用,但在這個功利浮躁的時代,要想重新達到上世紀80年代初的閱讀輝煌,尤其是回歸上世紀80年代的精神閱讀,最終達到一種深度閱讀效果,不說難于上青天,至少可以說不切實際。

解惑:全民閱讀條例屬于“軟法”

  “如果我不讀書,會不會被關起來?”記者在走訪過程中發現,很多人對閱讀的立法一事的第一反應便是如此——想到法,就想到懲,甚至想到刑罰。那么,《全民閱讀促進條例》會是怎樣的一部法律?記者請教法律專家后得知,以上想法存在誤解。從該條例的名稱就可以看出,這是一種促進型立法,我國類似的法律法規還有《中小企業促進法》、《科學技術進步法》等。
  有專業人士表示,促進型法律是一種新興的法律現象,與傳統的管理型法律不同,促進型法律的特點是較少甚至沒有設置法律責任。有人形象地說這是一種“軟法”,它是國家干預經濟和社會發展的新手段。此類法律文本中的責任主要包括行政主體責任、其他主體責任以及援引其他法律等形式。換句話說,如果百姓對閱讀不滿意,意味著地方管理部門“促進閱讀”不力,責任在政府。
  而對公眾中不少人對立法形式是否實際可行的擔憂,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法學院蘇號朋博士表示我國通過立法促進全民閱讀是有實踐土壤的。首先,我國有著熱愛讀書的優秀傳統。其次,我國政府一直在倡導閱讀。另外,從國際范圍來看,許多國家都很重視全民閱讀推廣立法,因此,立法促進全民閱讀是可操作的。

建議:閱讀立法首先應規定政府的行為

  閱讀能力的高低直接會影響到一個國家和民族的未來,在中國教育學會副會長朱永新看來,閱讀可以強化文化認同、凝聚國家民心、振奮民族精神,可以提高公民素質、淳化社會風氣、建構核心價值?!皢栴}不在于閱讀要不要立法,而是立法的內容究竟該包括哪些方面?!敝煊佬抡J為:《全民閱讀促進條例》首先應該規范政府的行為。
  第一,要進一步規范公共圖書館建設,制定各級各類圖書館建設的標準,對圖書館的建筑面積、環境設施、圖書數量及配置標準、服務質量等作出相應的規定,盡快出臺《圖書館法》。第二,應該明確政府支持實體書店的責任?,F在由于網絡圖書銷售的低折扣,實體書店經營困難,一批優秀的書店面臨生存困境,急需政府通過減免稅收、房租補貼、購買公共服務等方式給予支持。第三,還應該鼓勵優秀圖書的推介工作,讓國民盡快了解優秀圖書的出版信息,激發讀者閱讀的愿望與熱情。要推進獨立書評人制度,為全社會推薦優秀書目。
  此外,他還表示,《全民閱讀促進條例》不應該也不可能規定人們的閱讀行為,不可能規定人們看什么書,讀多少書?!暗梢杂袑σ恍┩扑]書目的規定,為讀者提供一張準確、合理的‘閱讀地圖’”。那么,閱讀立法還應該關注哪些問題?有專家認為,如何嚴格限定有關機關在閱讀立法中的角色,如何防止國家主導的閱讀淪為簡單說教,都是立法制度安排的難點。應抓緊制定一些直接影響全民閱讀的政策文件尤為重要,如出臺改善農村閱讀條件、給予弱勢群體閱讀補償和支持的政策等。

■鏈接

全民閱讀應從娃娃抓起

  “需要通過立法的形式來推動全民閱讀,這也從另一個側面反映了現在公眾的閱讀確實很有限?!北本┮涣阋恢袑W副校長、全國教育系統勞動模范、語文特級教師嚴寅賢認為,要推動全民閱讀,首先要從娃娃抓起,只有讓孩子從小與書為伴,養成愛讀書的習慣,那么到成人之后也才會與書為友。
  嚴寅賢不僅自己讀書,作為一名副校長,他更注重引領學生讀書。尤其可貴的是,他作為一名一直教高中語文課的教師,不僅僅關注閱讀,更關注學生的深度閱讀、有效閱讀。
  通過立法的形式是否能解決閱讀的問題?嚴寅賢認為關鍵要看法律法規怎么規定?!伴喿x屬于個人行為,如果能從立法的角度保障學生的閱讀時間,學校和家庭也能注意培養孩子的閱讀習慣,閱讀就會成為一個很自然的行為?!?BR>  北京師范大學學前教育碩士、北京大嘴呱呱教育科技有限公司CEO高壽巖是一名親子閱讀倡導者,她認為,家長在強調孩子閱讀習慣的時候,可能自己還沒有一個很好的閱讀習慣,所以,家長應該先自身樹立一個好榜樣,“在推廣全民閱讀中,有關部門可以培育、發現一批家長典型,以此形成示范帶頭作用?!?BR>
□文/現代教育報記者 鄭祖偉

麻将怎么打